患者关注:

甲状腺结节的症状|结节能治好吗|北京甲状腺结节医院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北京哪家医院看甲状腺结节好

年度“最得意”医案:甲状腺结节的中医治疗等

文章来源:      日期:2014-05-10 11:28:05       点击:352
北京广济医院:甲状腺结节如何 北京广济医院甲状腺科跟您讲讲

  今天再“得意”一下。新的一年又开始了,祝大家取得更大的进步与成就,为更多的患者解决痛苦。

  甲状腺结节的中医治疗

  病例报告:患者女,四川成都新都人,2016.12.20就诊于我院,主诉发现颈部肿块1周,在当地医院就诊,超声检查考虑甲状腺肿块,建议手术,遂来我院,甲状腺彩超提示,甲状腺左侧腺叶下极,3.7mm*2.2mm低回声及稍强回声结节,边界清,有少许血流信号,右侧混合性回声团,26.4mm*19.2mm*21.3mm,考虑囊肿或腺瘤。因超声提示良性结节或囊肿,无显著临床症状,暂不考虑手术,建议观察随访,观察期同时予以中药治疗,以期缩小。

  四诊合参:患者舌质淡,黯,脉弦而略滑,平素情绪不舒;辨证:颈部颃颡为肝经所络,结合包块,情绪不舒服,考虑肝郁脾虚,气郁痰凝,以逍遥散结合海藻玉壶汤加减,以疏肝理脾,行气化痰,软坚散结。用药:柴胡10,白芍12,茯苓15,白术12,海藻15,昆布15,郁金15,浙贝母15,夏枯草15,当归10,薄荷5,香附10,牡蛎15,共7剂,煎服,每日1剂。

  2017.1.13门诊复诊:诉已服用6剂,自觉颈部肿块明显缩小,复查甲状腺超声,结果:右侧肿块为18mm*11mm*11mm,左侧腺叶已未探及肿块。进一步处理,因前方有效,故继续开中药治疗,此次进一步观察到患者舌紫黯,考虑同时存在瘀血内阻,故以上次处方为基础,加三棱,莪术等破血逐瘀药,加强软坚散结力量,进一步治疗。

  本例女性,舌质淡有齿印,平素情绪不良,辩证属于肝郁脾虚,气滞痰凝,故需疏肝理气,健脾化痰,活血散结,首次处方因经验欠缺未用活血法,第二次治疗中增补,主方即"逍遥散+海藻玉壶汤"加减,肿块明显缩小,较小的左侧肿块乃至于消失,此个案表明,采用中医积极的治疗甲状腺良性结节或肿瘤,辩证准确,是可以收到疗效的。

  从中医学认识看来,形成甲状腺肿瘤的病机如“轻水所”(环境水土因素),情志不畅,肝脾不和(部分类似情绪不良与消化功能紊乱),以及瘀血内阻等“瘿病”发病的“本”尚未得到纠正,这也是作者在此例中使用“逍遥散”的重要原因,必须认识到,只有从根本上延缓甚至纠正甲状腺肿瘤发病的机体内外环境,改善不良情绪,才可能达到防止肿瘤复发的最终目的。

  肛周脓肿术后发热案一则

  作者/周双才

  吴某,男,48岁。初诊2016年12月28日。

  该患者因肛周脓肿入院,入院后行肛周脓肿切开引流术,术后恢复可。住院期间因东北天气变化,出现发热,体温最高为38.5℃,咳嗽、咳白痰,质地粘,不易咳出,周身关节疼痛,无汗,微恶风,咽痛,无口渴,无恶心、呕吐,无胸闷,二便调,食欲欠佳,舌苔白微厚,脉浮紧有力。查体扁桃体II度肿大。查血常规:正常。胸片未查。

  处方:麻黄9克,桂枝6克,炙甘草3克,杏仁15克,桔梗10克,炒僵蚕5克,地龙5克。1剂免煎颗粒开水冲服,每2小时持续服,直到汗出为止。

  第二日查房时,患者诉昨日下午4点开始口服中药颗粒,到晚上10点多才开始出现汗出,全身冒汗,随着汗出,关节疼痛若失,咳嗽、咽疼痛也见好转。

  二诊:患者已无发热,但胸胁部出现胀满不适,出现口干、口苦、咽部干,少量咳嗽,食欲一般,淡红苔白微厚,脉浮细。

  处方:北柴胡16克,黄芩10克,清半夏10克,五味子10克,干姜10克,生姜10克,炙甘草10克,桔梗10克,生石膏10克。1剂免煎颗粒开水冲服,日3次口服。

  第三日查房,患者诉口干、口苦明显好转,胸胁部无明显不适,食欲恢复。嘱其进食粥调护脾胃,治愈。

  按:首诊,患者形体壮实,受寒突发起病,发热、全身关节痛,无汗、咳嗽、咳痰为太阳伤寒麻黄汤证,无恶心、胸胁不适即无少阳证,无口渴,无大便燥结则无阳明证。伤寒论第35条曰:太阳病,头痛腰痛,骨节疼痛,恶风无汗而喘着,麻黄汤主之。加僵蚕、地龙祛风化痰,桔梗清咽利喉。服药后汗出热退,二诊见胸胁满痛,口干、口苦、轻微口渴,转而变为少阳证且出现口渴可能出现传阳明化热之势,故以小柴胡汤和解少阳,加石膏防阳明入里化热,因有咳,白痰,遵小柴胡汤加减法去党参加生姜、干姜、五味子温肺化水饮,再加桔梗暗和桔梗汤之意清咽利喉。《伤寒论》第37条曰:太阳病,十日已去,脉浮细而嗜卧者,外已解也,设胸满胁痛,与小柴胡汤。三诊诸证基本消失,食粥顾护脾胃,仿桂枝汤食粥之意。

  患者病情变化竟然和书中所描述如此一致,仲景不曾欺我也!本案为肛周脓肿术后患者,住院期间出现发热、咳嗽、咳痰。因相信中医才同意我为其诊治,对一个仅毕业一年的年轻大夫,已经是很大信任。曾阅书中见“效如桴鼓”、“一剂知,二剂已,不必尽剂”,自己也未意料到经方会如此疗效确切。当患者眉宇间再次流露出灿烂的笑容,眼神里充满了肯定,对我们年轻医师是最好的鼓励。读《伤寒论》这么久,深深的着迷其中,也曾迷惘,也曾彷徨,常会经方时方思维碰撞,瞻前顾后,通过此次诊治经过,完全用经方思维,疗效确切,更加坚定我走经方之路。此时辞旧迎新,这是我新年收获最好的礼物。

  辛开苦泻调气机,舒肝解郁开心怀

  作者/周少峰、林杰

  患者:唐X,女,59岁,沈阳人。初诊:2016年4月18日。主诉:反复恶寒、腹胀、疲乏8年,加重5天。

  现病史:2008年11月,夜间11点,当时室外温度零下30度,患者因内急,由于条件所致,在室外如厕,感受风寒之邪,顿感双腿至下而上拔凉,后到医院就诊,诊断为尿路感染,经过治疗后,泌尿系感染已痊愈,但是仍感畏寒,疲乏无力,遂找当地中医治疗调理,用药不详,诸症有好转。2009年11月份,双腿恶寒再发,继续找中医调理治疗2个多月,服中药后,自时常腹胀,且腹部膨大,脐周按之硬痛,大便色黑,每日易行,且有肛门不适,在当地医院做了各项相关检查,均无明显异常。因此怪病,寻医无数,均无佳效,顿感心灰意冷,遂不信医,自行采用民间偏方(孜然,花椒盐炒敷肚脐)和晒太阳以缓解身体畏寒,甚至用艾条熏蒸下阴,也只能使症状缓解一时。症状终日不解,苦不堪言,脸色亦愈发晦暗。2013年,到福州也寻医问药,辗转求诊多处医家都是疗效甚微。患者也是抱着最后的希望,找到魏仲南老师。由于多年受疾病困扰,期间甚至有轻生之念,对身体轻微不适异常敏感。

  就诊时,自述身体怕冷,腹胀,便溏,劳力活动后胀痛明显,矢气后才舒服,脐周按之痞硬;胃口尚可,但时常嗳气,疲乏,休息后可缓解;睡眠不佳。舌淡红苔薄白,脉弦。

  中医诊断:郁证(肝气不舒,阳气郁滞)

  方药:半夏泻心汤加减。

  法半夏9g,黄连3g,黄芩3g,干姜9g,甘草3g,党参15g,桂枝9g,白术15g,茯苓15g,柴胡9g。7剂水煎服,早晚各一服。

  复诊:2016年4月25日,诸症好转,偶有发生,但恶寒,腹胀等症状减轻。刻下腰酸,尿常规异常,尿中白细胞+,红细胞+;舌淡红苔薄白,脉弦。

  药证相对,疗效已显,故守方加味。

  中药:法半夏9g,黄连3g,黄芩3g,干姜9g,甘草3g,党参15g,桂枝9g,白术15g,茯苓15g,柴胡9g,香附9g,桑寄生15g,生地黄15g,杜仲15g。7剂水煎服,早晚各一服。

  三诊:2016年5月2日,诸症见好,发作少,恢复快,胃口佳,身体无其他不适,故守方加味。

  中药:法半夏9g,黄连3g,黄芩3g,干姜9g,甘草3g,党参15g,桂枝9g,白术15g,茯苓15g,柴胡9g,香附9g,桑寄生15g,生地黄15g,杜仲15g,白芍9g。7剂水煎服,早晚各一服。

  三诊后,患者病情已好转,但患者仍旧不放心,坚持每周都来找魏老师调理,基本是守方对证加减用药,均能解患者时常之苦。一个月坚持服药下来,患者症状基本正常,没有疾病苦恼,患者心情舒畅,与患病前判若两人,对生活充满了信心。

  按语:患者长期为疾病所困扰,忧思烦恼日久,肝失调达,气机不畅,又因前医治疗寒证,多用热药,而恶寒之症仍反复不愈,反致腹部胀满痞硬。乃知其肝气不舒,阳气郁滞中焦,而不得宣畅,故肌表得不到阳气温煦而恶寒,中焦阳气郁滞而痞胀不适。稍微活动或矢气后,腹胀缓解,乃是气机得通之象。“阳气者,精则养神。”肝气不舒,阳气郁滞,精神情志不得畅爽,而疲乏无力。故针对其病机,治以苦辛开泄理中焦,疏肝理气达郁结。虽然患者上中下三焦都有症状,但是治疗上抓住主要病机,“上下交损,当治其中”,故选方用半夏泻心汤加减,以半夏,干姜,佐以桂枝,辛温使气机上达,芩连苦寒下泄,辛开苦降,加以柴胡,香附,白芍柔肝理气,使郁滞阳气得以畅达全身,同时党参,茯苓,白术,甘草合以四君子补气强中,使中焦之枢纽得以斡旋气机,中焦得调使三焦气机通畅,上下两焦疾病不治而愈。又因久病及肾,而出现劳累后血尿,蛋白尿,菌尿,故加入桑寄生,生地,杜仲补肾填精。标本兼顾,辨证精湛独到,故效如桴鼓。

  经方治疗老年性皮肤瘙痒

  作者/杏林小哥

  颜某,男,76岁,全身瘙痒7月余,屡治乏效,于2016年11月08日就诊。刻下症见:全身瘙痒,夜间及受热后为甚,全身皮肤干燥粗糙,口干饮水只为滋润口腔,夜间盗汗,烦躁难眠,饮食可,大便秘结,舌暗红苔薄黄,脉细涩。诊断:老年皮肤瘙痒症,证属阴虚血热,瘀血内阻。

  选黄连阿胶鸡子黄汤合桂枝茯苓丸加减:黄芩10,黄连6,阿胶12,地黄20,白芍20,地骨皮10,银柴胡6,赤芍10,制首乌10,茯苓10,桂枝6,桃仁10,鸡血藤15。7付口服。

  2016年11月25日,自诉因琐事未能及时复诊,服药第二天瘙痒大减,已能安然入睡,目前全身偶有阵发性轻微瘙痒,无口干,盗汗,便秘,烦躁,睡眠明显改善。舌暗红苔薄微黄,脉弦。再续用前方减黄连为3克,7付巩固治疗。

  辨证思路:《伤寒论》少阴热化证的条文提到:“少阴病,得之二三日,心中烦,不得卧。”这刚好和患者阴虚内热的烦躁难眠相对应。患者肌肤干燥粗糙,口干欲饮,且饮水只为了滋润口腔,正符合《金匮要略》:“病人胸满,唇痿舌青,口燥,但欲漱水不欲咽,无寒热,脉微大来迟,腹不满,其人言我满,为有瘀血。”的桂枝茯苓丸证。故选两方合用,达滋阴清热,活血化瘀之效。不去止痒,而痒自能止。

  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治疗恶寒烦渴一例

  作者/李海华

  蒙某,女,37岁头晕、头痛、怕冷、少汗1年余。2016年8月1日就诊。述1年前因感冒在某医院输液治疗突发双脸麻木、寒战。诊断输液反应对症治疗好转,但此后怕冷怕风,不能吹风扇,三伏天亦觉冷,需穿上两件衣服,盖被,晚上睡觉脖子、肩膀也要覆盖衣物。不能洗冷水澡,腹部稍凉即腹痛。伴头晕头痛,以百会、风池穴明显。烦渴,喝水不能缓解。病后出汗少,饮热水、热粥运动后始出汗。自幼手脚冰凉,病前几年喜冷饮。舌水润,苔浅黄白,舌尖边稍红。双脉细。多方求医,诊断不明,治疗无效。

  处方如下:麻黄8后下,附子12,细辛2后下,熟地12、太子参15、麦冬12、山药15、麦芽30、炙甘草(按:缺剂量)。3付。患者服了2付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减,自觉仍头痛,但颈项痛已基本消除,烦渴减轻约一半,夜尿由原来5、6次减为约3次。昨天能够穿短袖衣服约1个小时。自觉易饥饿。夜眠较前好转。出汗较前增多,汗出后自觉舒服。晨起时自觉腰酸痛,起床活动后消失。余症状同前。

  再服中药4帖,目前头痛减轻约1半,白天可以穿短袖,夜间仅需盖薄毯,出汗增多,汗出自觉舒服,烦渴明显减轻,夜里只需起床小解1一2次。洗澡时仍觉双腿麻痛。晨起腰部酸痛,活动半小时后可以缓解。舌苔如图,脉细但较前好,双尺稍沉。原方加苍术5克、牛膝10克。嘱煎汤频饮,汗出舒服即止,不必尽剂。共3付。麻黄细辛后下。症状好转大半。

  运用桂枝加葛根龙骨牡蛎汤治疗发汗过多坏病一例

  作者/坚心斋主人

  刘某某,男,2岁,出生时因为溶血性黄疸导致不随意运动型小儿脑性瘫痪。来我科治疗1年余,平时四肢肌张力紧张,脸向一侧,双上肢如挽弓射箭状,双手不能自主抓握,双下肢一侧屈曲严重,一侧伸直。患儿于一周前突发上呼吸道感染导致发热,后经中西药,输液治疗一周左右病情得到恢复,然而其母称自这次感冒以来运动机能退步明显,身体扭曲严重,夜不能寐,哭闹烦躁,再次不能独坐,经询问,其夜间汗出,遂给予酸枣仁汤一剂,次日反映夜间睡眠很好,然而第二天开始再次出现之前症状,药不效。我仔细考虑后问其母是否治疗发热时发汗很多,其母如实答,汗出如流离状。我又摸其身体发现其手仍有汗出潮湿之状,遂明白这是《伤寒论》中葛根加桂枝汤证,“项背强几几,及汗出,恶风者,桂枝加葛根汤主之”这是由于肌肉中的津液被大量排除,肌肉紧张导致的一种证候。以其本身素患有肌张力高,故此出现四肢扭曲,身体僵的表现,而不仅仅是项背部紧张疼痛。结合其夜间睡眠不好,遂加生龙骨,生牡蛎各20g。其中葛根解肌生津重用到15g,桂枝白芍各7g,生姜9g,炙甘草4g,大枣6枚掰。谓其母泡服法后曰,当一剂见效。次日来治疗时回复说,是夜未再紧张哭闹,9点就入寐,醒来精神佳,饮食可,诸证皆消。经方之效,叹为观止。

  脐周如裹“大冰袋”案

  作者/吴万军

  李某,女,83岁,2016年12月22日初诊。主诉:腹胀20余天。

  患者曾在某中医馆经中医治疗,给予中药七剂(具体药物不详),每天服药都恶心呕吐,剩下3剂未服。故其女儿带她求诊于我处。诊见:形体消瘦,精神尚可,思维清楚,自述20天前因洗澡着凉后,始觉腹部凉而不适,渐至腹胀满不舒,脐周似裹一大冰袋,并感体内气体窜着感,矢气则舒,伴口苦、乏力、头晕、汗出,时有嗳气,纳一般,二便调,舌暗红苔白滑略胖,脉弦弹指感。脉症合参,诊为感邪入里、饮停气滞,治以解表和里、温阳化饮、理气除胀,以柴胡桂枝汤、苓桂术甘汤合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加减。

  处方:柴胡15g,黄芩9g,姜半夏10g,党参10g,桂枝15g,炒白芍15g,茯苓15g,炒白术15g,厚朴24g,大腹皮15g,苏梗20g,炒枳壳12g,炙甘草6g,生姜20g,大枣4枚。五剂,日一剂,水煎服。

  2016年12月27日二诊:腹胀消失(用患者的话说就是大冰袋没有了),头晕减,仍有气窜感、乏力、动则汗出,并腰冷疼痛,二便基本正常,舌暗红苔薄白微胖,脉弦虚缓。诊为余邪未尽、寒湿困脾、表虚不固,以柴胡桂枝汤、甘姜苓术汤合玉屏风散加减。

  处方:柴胡10g,黄芩12g,半夏10g,党参15g,桂枝15g,芍药15g,干姜8g ,茯苓20g,炒白术20g,炙甘草6g,黄芪30g,防风10g,桑叶20g,炒枳壳10g,焦神曲10g。七剂,日一剂,水煎服。

  2017年1月3日,电话随访,其女儿非常高兴的告述我诸症均消,因年事已高,不愿再服用中药,亦算临床基本治愈。

  按:本案中患者已至耄耋之年,脾胃气血阴阳均已不足,故在洗澡后易感受风寒湿邪,患者本脾虚生湿,邪气入里引动痰湿,阻滞气机,故而出现腹胀如裹一大冰袋;邪气入里侵犯少阳故出现口苦头晕、体内气体窜着感,气虚而现头晕乏力汗出。所以用柴胡桂枝汤解表和里、以苓桂术甘汤温阳化饮、以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健脾除胀,加大腹皮、苏梗、炒枳壳以加强理气除胀之力。

  二诊时患者腹胀如矢,因余邪未尽仍有气体窜着感,又寒湿困脾故而出现腰冷疼痛,气虚表不固故会动则汗出乏力。故仍以柴胡桂枝汤解表和里、以甘姜苓术汤健脾除湿、以玉屏风散益气固表,加桑叶以助止汗之力,佐以炒枳壳、焦神曲而行滞消积。统观全方,集温补、行消、和解于一体,症机契合,药到病除,疗效喜人。

甲状腺治疗最好的医院

北京丰台广济中西医结合医院是一所以专科为特色,集医疗、预防保健、康复科研医疗、预防保...【详细】